負利率政策或只是“看上去很美” 美聯儲不到萬不得已將不考慮實施

2020-06-12

美聯儲本周政策決議一如預期釋放了繼續維持強力寬松政策力度的預期,其“點陣圖”更是顯示基準聯邦基金利率的下限會到2022年底前都一直維持在0水平。然而,在寬松政策一攬子行動中,美聯儲偏偏留了一手,那就是所謂的“負利率”政策一直沒有被提上議事日程,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面對媒體講話時也對此三緘其口。

事實上,在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導致新一輪經濟風險事件來襲后,全球經濟界關于“負利率”的新一輪爭論也隨之上演,尤其,美聯儲會否步其他多家央行之后塵采取此政策,成了市場聚焦的關鍵點。之前,瑞士央行、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已經實施了許多年的負利率政策,而英國央行及新西蘭聯儲的官員此前也就此進行過探討

然而,不到萬不得已,美聯儲仍然在這一新型政策措施上采取了相對謹慎帶有保留空間的姿態。今年5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就在公開講話中稱,負利率政策并不適合美國的國情,并且,基于此前在其他經濟體中施行的經驗,負利率本身也是一把雙刃劍,帶有不可小覷的副作用,因此美聯儲各位同僚經過討論后都覺得它尚不適合在美國的經濟環境下全面實施。

傳統上,央行用以調控經濟的傳統政策工具就是利率政策,通過利率控制貨幣的供需,從而在經濟增長與通脹之間找到平衡。但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后,即使利率降至零,也已不足以推動投資與消費需求的回升。因此,央行直接向市場注入流動性的“量化寬松(QE)”橫跨出世,補充實現了利率政策無法企及的政策刺激效果。

因此,在新一輪貨幣政策上,美聯儲仍與2008-09年經濟危機期間無異地采用了“零利率+QE”的傳統組合,并承諾將其延續到經濟徹底復蘇為止。雖然,相比傳統的利率政策,量化寬松行動在上一輪經濟危機中已經被視作是石破天驚的創舉,但是政策利率降至負區間的操作顯然對投資性的思維更有顛覆性。在這種政策下,商業銀行必須反過來為其存放在央行的資金支付“保管費”,這一措施旨在倒逼銀行業向實體經濟放出更多資金,而非閑置之。

一些經濟界人士據此認為,負利率對于實體經濟流動性供給確實有積極意義,但其他一些專家則持相反看法,認為在這個過程中,設想很美好,但是結果卻并不美妙,實施了負利率政策的經濟體如日本行歐元區,在此前數年界都并未因此走出經濟停滯困境。而經濟學研究者也暫未發現實施“負利率”有顯著的利大于弊證據。

事實上,負利率能否提振經濟常不得而知,但它卻使得銀行盈利空間被進一步壓縮。因為在央行實施負利率時,商業銀行卻不能對儲戶如法炮制而把政策傳遞下去,因為一旦存款利率為負,并不是傻瓜的民眾就會把現金鎖在保險柜中或者壓在床墊下面,而不是將其存入銀行。

摩根士丹利的投資經濟Jim Caron也認為,一旦商業銀行覺得向實體經濟放貸風險高于收益,那他們就會惜貸如金,這時,持有現金成本上升的狀況并無法改變其經營行為。而這正常此前在意大利本國的狀況,正是歐洲央行的負利率政策,讓意大利國內本已風雨飄搖的銀行業走到了懸崖邊,結果迫使歐盟與歐洲央行再額外掏腰包對該國央行業采取緊急救助措施。對此,歐洲央行在2018年的公報中也被迫承認,負利率并未達到預期的寬松目的,并可能造成金融市場風險,對于更多依賴儲戶資金的中小型商業銀行其風險就更大。

盡管如此,仍相信負利率能夠有效增加市場流動性供給的經濟界研究人士,近來仍在向美聯儲喊話希望其支持負利率,來把美國經濟從料將史無前例同比衰退6.5%的困境中解救出來,尤其是在金融企業面對危機額外屯積現金,令市場通縮壓力有增無減的背景下,美聯儲內部也有異議者希望“負利率”和政府增加開支雙管齊下的措施來拯救美國經濟。但與之相反的意見則更為強大,相關分析師直接撰文稱,“負利率”勢必帶來“負效果”,在此過程中,辛辛苦苦積攢養老金的儲戶將損失最重,無論在公平與效率上都說不過去,而面對這樣的負面效果,美聯儲因而也在未到萬不得已時,不會冒險跟進這一“時髦”的貨幣政策措施。

【免責聲明】以上文章轉載自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愿在本網發布,請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

四海策略